蘑菇电音app安卓版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回到车中,黄少宏打开行囊琢磨拿点什么东西出来呢,卖古董赚钱是他本来的想法,不过现在既然卖八宝粥能赚钱,这些古董他就有些舍不得了。

虽然黄少宏本人并不懂古董,但是看着这些带着岁月气息的宝贝,他也是发自真心的喜欢。

沉吟了一下,既然以后不打算靠卖古董赚钱,那就不要太高调,他想了想,就拿了一把不起眼的扇子,和一个同样不起眼的青色瓷碗。

行囊的储物格毕竟有限,为了节省空间,像样的宝贝都让他集体装箱,然后按照分类放在两三个储物格里。

而这扇子和瓷碗都是放在外面单独占用一个格子的,不是因为珍贵,而是前者是在‘黄飞鸿世界’里他天热的时候用来扇风纳凉的,后者则是打算给土狗当饭碗的。

黄少宏索性就拿了这两件不起眼的东西回到了包房之中。

将这两件东西往赵导和徐老怪两人面前一放,对方见他随意的态度,便以为东西一般,所以也没太过重视,只抱着观赏把玩的态度,结果眼睛落上就拔不出来了。

赵导爱好书法,那先拿着扇面把玩,徐老怪自然就拿起瓷碗观看。

结果两个人眼睛越看越亮,最后赵导忍不住问道:“黄老弟,这是‘文征明’的扇面?”

黄少宏在‘黄飞鸿’世界堪称武林盟主,在京城武术界声名赫赫,收购古董的事情交代下去自有人去做。

而且凭借武术界的名头,江湖上卖假货的也没人敢骗他,收上来的东西还是保真的,只不过黄少宏是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什么。

无限春光窗边性感的绿萝

下面办事的人,收购古董以后,都记录成册,将名册给了黄少宏,可他也没看过,都扔在行囊之中,这扇子还是他看扇面上的书法写的漂亮,才拿着自己用,至于是谁的写的字,写的什么他可真没仔细瞧过。

听赵导这么一问,他摇摇头:“都是家里的老物件,也不知道是谁的,您说是文征明那可能就是吧!”

“那我再看看!”赵导拿着扇子爱不释手,忽然眼睛一扫,看到身旁的徐老怪捧着瓷碗手都开始抖了。

“老徐,这是看着啥了,让我也瞧瞧!”

他作势就要去拿瓷碗,老徐赶紧将碗抱住:“我还没看够呢,先等等,告诉可别抢,这东西要是真的,要是给弄坏了,赔钱得心疼死!”

赵导的经济实力在娱乐圈都有名,别人一听徐老怪这番话都以为他开玩笑,不由得都笑了起来,就是黄少宏也摇头失笑,一个狗食盆子能有什么好的。

不过别人笑了,赵导自己可是没笑,眼睛看着那瓷碗也挪不开了:“这……这好像是汝窑?”

两个导演凑到一起研究了半天,最后都说自己眼力有限,不敢断言,赵导表情严肃的问黄少宏:“小黄啊,这两件东西真的想卖?”

“我说赵导,您老别小黄小黄的行不,听着跟喊宠物似的,您就叫我名字黄少宏,或是少宏也行,这东西我都拿出来了,自然是想要卖的!”

黄少宏嘴上说笑,心中却是一动,见他们这种表情,难道那个瓷碗还有什么名堂不成。

赵导听了他的话也是一笑:“好,那我就叫少宏好了,少宏啊,这两件东西我们两个看不准,要是想卖呢,我找人帮看看,要是好东西,也就别卖别人了,我就收了价钱肯定不比市面上给的低,看行不行?”

黄少宏现在已经打算靠汤药赚钱,对赵导的话自无不许,当即点头道:“行,那这两件东西我也就放您这了,回头您就给我打电话就行!”

“可别!”赵导连连拒绝:“信的过我,我自己还信不过呢,要真是弄坏了那就罪过了!”

事情定下来,赵导当即就打电话给他两个搞鉴定的朋友,据他说都是故宫博物院的专家,这次请他们来趟横店,帮着掌掌眼,当然这些人虽然看着情面过来帮忙,那也自然都是要给包红包的。

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,众人交换了联系方式,徐老怪对那两件古董也有兴趣,和赵导说了,等专家来的时候他也要去观看。

黄少宏和众人道别的时候,小宋多次嘱咐,没事儿的时候一定要给他打电话。

等他刚坐上自己的箱货,还没等发动车呢,张副导就跟了上来,拿出两万零一百:“兄弟,这是今天的片酬!”

一顿饭吃下来,黄少宏倒把片酬的事情忘了,笑着接过钱,点出五千来,塞给张副导:“咱谈的是五千,徐导又说给我加一万,这多出的五千我可不能收!”

张副导满脸通红,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,还是听到这话臊的,当即连连摆手:

“兄弟可别笑话我了,之前那是潜规则,哥哥这也不是习惯了么,今后就凭咱哥俩的交情,我哪还能要这钱啊!”

“那行,这钱我就收回来了,不过张哥说要关照我二叔生意的,这话可不能不算!”

黄少宏将钱都踹进裤兜,他也就是意思意思,自己那两瓶‘夺命汤’在自己这不值钱,拿出去别说五千,五万块钱能买下来吗?

“放心,哥哥说话算话,回头我就介绍个剧组给们!”经过今天的事情,张副导演是真心觉得黄少宏不是一般人,所有也起了结交之心。

黄少宏摆摆手,发动了汽车往饭店驶去,回到饭店本来二叔二婶都埋怨他出去躲清闲,可二叔一见他剃了秃子,又转而为他担心起来,忙追问是怎么回事。

黄少宏也没说和徐老怪他们吃饭的事儿,只说帮剧组当了一次替身演员,因此和张副导交上了朋友,对方还答应给介绍盒饭生意,两个人这才转嗔为喜。

不过二婶那刀子嘴怎么也改不了,还是嘀咕道:“也不知道真的假的,不要是自己出去瞎混才好!”

黄二叔一瞪眼睛:“我侄子啥样我不知道,他是贪玩了一些,可什么时候说谎骗过咱们?”

二婶也是知道黄少宏性情的,破天荒的没有还嘴。

接下来黄少宏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,不过他特意加强了身体锻炼,用过外家拳宗师的身体之后,再回到自己体内,总有一种虚弱感,就如同得病了一般,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使身体强大起来,恢复那宗师级别的身体素质。

所以他把晚上健身房的训练,从一个小时增加到三个小时,睡觉之前还要进游戏世界练级采药,出来以后修炼‘莲花宝典’。

另外他的锻炼项目,还增加了晨练,早上出去跑一圈,然后在附近的空地上抻筋压腿、马步站桩、练习基本功,只是和二叔一家住在一起,那个需要药浴才能练习的铁布衫却暂时没有办法习练了。

就这样过了两天,接到赵导的电话,说专家已经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