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apple香蕉banana水晶泥

“大家发现没有,我觉得吴公子跟乔姐,简单就是生一对,地设一双啊!”

“没错,郎才女貌,注定要在这一起了。”

“来来来,我们来给你们证婚,亲一个吧!”

“亲一个!”

这些二世祖们疯了,竟然想撮合乔珊和吴子华。

吴子华脑子一热,还真凑过去想亲乔珊。

结果换来一巴掌,顿时场都呆若木鸡,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“吴子华,请你放尊重点,我喜欢的人是林晓东!”

乔珊一把搂住林晓东胳膊,直接示爱道。

场倒吸一口凉气,万万没想到,吴子华竟然输给了一个护卫!

这真是太丢人了,堂堂吴家少爷,竟然竞争不地一个护卫?让很多人无法接受。

“乔姑娘,你有没有搞错,吴子华那么优秀的男人,你怎么会看不上?”

漂亮爱打扮少女粉红色制服写真图片

“那子只是一个护卫,配得上你吗?”

“好好重新做选择吧,吴子华才是你最明智的选择。”

二世祖们七嘴八舌,劝导起乔珊来。

乔珊那一巴掌,其实并不痛。但吴子华的心,却感觉被锤子砸过一样,痛得呼吸都困难!

他真是很生气,恨不得动手还回去,甩乔珊一耳光。

但他还是忍住了,乔珊手里的晶石开采权,这可是他飞黄腾达的本钱,他不能因为一巴掌而放弃。就算让他当条狗,只能能从乔珊手里把开采权夺过来,他都愿意!

吴子华摸摸脸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没关系,打是亲骂是爱,乔姑娘现在还没能看清现实,但我对她的爱发自内心,我会用行动去感动她。让她爱上我!”

“至于这子,我根本没把他当成对手!”

吴子华冷哼一声,凶狠的瞪着林晓东道。

“吴公子好样的,我们相信你一定校”

“那子就是一个穷护卫,他拿什么跟吴公子比,我相信吴公子一定能战胜他!”

“这子脑子有问题吧,竟然敢跟吴公子抢女人,我看他是活得不烦恼了!”

二世祖继续瞧不起林晓东,鄙视着道。林晓东有些发火了,冷笑道:“一群屁孩,整就会自嗨,不知高地厚,就像们那点实力,竟然敢自称王会,真是可笑。一个二个自以为是,学零法术,就以为很

了不起了?就你们这水准,还做梦想加入到名宿门下当徒弟?除非那些名宿是瞎子!”

“闭嘴,你什么东西,有资格评判我们吗?”“赶紧滚蛋,我们这里不欢迎你。这里是王会,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家族骨干,我们前途一片光明,你子算什么东西,口袋里都掏不出几块灵石来,竟然还敢嘲笑我们,

你才是不知高地厚!”

“赶紧滚,再敢胡袄,我们让你躺着出去。”

二世祖们被激怒了,围着林晓东,要驱赶他走。“你们觉得我没有资格评判你们?你们觉得一个连法王都得尊重的人不能评判你们?我走到那里,都会获得城主的尊重。如果连我都没资格评判你们,那你们觉得这世上还

有谁有资格评判你们?”

林晓东有些压不住火气,竟然把身份给暴露出来了。

不过,人家可不会相信他的话。

二世祖指着林晓东哈哈大笑,像看一个丑一样。

“你们听到没有,这子好大的口气,竟然大言不惭的,法王都怕他。”

“我算是看出来了,这子不是疯子,就是一个神经病,咱们别跟他一般见识!”

“脑子一定有问题,白日梦做多了,就敢乱吹牛了。”

二世祖没把林晓东当回事,都以为他在吹牛皮。

吴子华更是嚣张的道:“你子再敢胡袄,我可就要收拾你了!”

“吴公子,这子脑子有问题,我劝你还是远离他一些。”

“是啊,就凭他们刚才那番话,就很可能连累到你。那话真让法王听到,不弄他才怪!”

“可怜的娃,长得那么帅,可惜是个傻子。”

二世祖们挖苦起林晓东来,个个笑得腰都直不起来。

“何事喧闹?”

就在此时,后面传来一声喝斥声。

“大家让让,时公子来了!”

马上有人叫道。

“了,一段时间不见,时公子的修为竟然又提升了,太了不起了!”

“不会吧,年纪轻轻,难道就应该是金丹期六层的修士了。”

“时公子这赋真是太厉害了,这一次比武大会,他百分百会被选上。”

众人在讨论的过程中,闪出一条路来。

尽头,只见一位身着灵甲的英俊青年,缓缓走上来。

此人是王会的首领,名字叫时进,北安城大家族时家的大少爷!

这次聚会,就是他主持举办。这庄园也是他的产业。

但是,他是才,赋异禀,那就是在胡袄了。

这家伙现在是金丹期六层实力,但其实已经不算年轻了,都三十好几的人了。

“时公子你好,弟祝你今比武大会拿上冠军!”

吴子华瞬间变成舔狗,跑着来到时进身边,阿谀奉承的道。

其余家族子弟,也跟着吴子华一样,各种吹嘘时进。

时进一脸傲然,霸气的道:“这还用你们吗?这届比武大会冠军,非我莫属!”

林晓东忍不住冷笑一声,结果被时进听到了。

“怎么着,你子对我有意见?”时进一脸不爽,瞪着林晓东道。

“时公子,这子很狂妄,刚才就是他在喧嚣,你知道他在什么吗?他竟然敢瞧不起我们王会,我们是一群上不了台面的乌合之众,不会有名宿会看上我们!”

吴子华赶紧告状,希望时进好好教训一下林晓东。

“真有此事?”

时进脸色变得铁青起来,问向四周的人。

“确实如此,这子把我们整个王会的人嘲笑了。”

“他还在我们面前装大爷,自吹自擂,扬言法王见到他都得下跪。”

“还去那里,城主都得恭迎他呢。”四周响起一片应和声,证明吴子华没有胡袄。